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

2022年01月20日10:36:08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已关闭评论7

2022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是合同屋网为大家提供及整理发布,其中里面内容可阅读参考学习。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能帮助到大家需求和解决方案,看完能有所启发及帮到您!内容下载可根据需要自行编辑修改,相关内容可进行关键字搜索。分享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插图

2022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正文内容

夜的零点

文/黄梅

带着好奇与几分雀跃,我开始人生的第一个零点班。

夜空如深蓝的幕布,而那些或暗淡或璀璨的星星则是镀在上面的珠片与宝石,或深沉或耀眼,各具韵味,使人心情愉快。轻快地踩着踏板,任凉凉的风轻轻地拂过面颊,如母亲温柔的抚摸,心中升起一阵欣慰与感动。

这样的途中,我想伴着夜色吟唱,但我却又不忍也不敢打破这份美好的宁静与和谐,于是便充分静心享受这份自然的恩赐。

站区还是白天的那个站区,但一切又是那么的不同,夜色中的站区多了一份安详与神秘,沉睡的外表下是生命不息的活力与蓬勃,原油、气和水在静谧的夜中欢快地流淌。我被站区的夜色,或者说夜中的站区深深吸引,很庆幸有机会发现站区的美丽零点,享受着零点的夜,那些轮廓是那么地清晰而又朦胧,挺拔而圆柔。

我喜欢夜,夜让人思考,让我们可以更好地与心灵深处进行对话,更加地了解自己,也变得更加温柔更加理智稳重。我更爱着夜里的零点,在工作的同时欣赏着天边的夜色,让工作更加具有诱惑力与美感。

夜,也会让人愈加地思念,但因着夜色的玲珑与内敛之美,那份思念不再哀伤,牵挂也不再凄寒,多了一份温柔增了几分甜蜜。

我在上人生的第一个零点班,而你在安静地休息,为明天的工作打下基础,真好!我能想象出你的安详,亦能感受到你安恬的呼吸,我相信在进入梦乡之前,你的脑海中定是一个我吧!而此刻,我是否又再次闯入你的梦中呢?这样的夜,这样的小小思念,一切都是那般美好。

夜很静,繁星点点,深蓝的苍穹,是谁点亮这星辰,指引我心灵的归处。天很近,映着路灯明亮的光,心也跟着跳跃!仰望那一片深邃的星空,对着罐区安静的轮廓,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呼唤你的名字。原来,幸福可以这样简单而静谧!这小小的幸福呀! 哦,这片零点的夜色!这夜的零点!

(摘自《扬子晚报》20150921)

桂花酥糖

文/黄梅

我是个出门旅行不喜欢买纪念品的人,一是觉得现在很多东西全国各地都有难以说是特产,二是觉得一旦被标榜纪念品价格就变得离谱。比如水乡古镇的那种糖,几乎所有的水乡古镇都有卖,都说是特产,实际却不见得。有次在某个水乡看到了酥糖,兴冲冲地买了几盒,尝了以后失望不已,根本不是想象的那个味道,自此,对这些糖敬而远之。

在河坊街闲逛的时候又看到了这些糖,还有伙计在现场制作,拿着大锤卞捶边有节奏的吆喝,成为一道特色。还有伙计吆喝“五块钱一盒啦”,价格还不错,奈何实在无感。老公倒是有兴趣,于是挑了一盒牛皮糖、一盒桂花酥糖。由于下着雨直接拎着就走了没有品尝,中午等餐的时候老公说饿了正好尝一尝牛皮糖,于是吃了一块说味道不错。宝贝也让着拿了一块桂花酥糖,本以为宝贝肯定不会喜欢这个味道估计会吐掉,结果宝贝竟然吃了第二块,我问宝贝好吃吗,宝贝说好吃,但我心里却还是无感。下午逛西湖一直逛到晚上,回到酒店打开包打算尝一尝桂花酥糖,记忆中古代小说里小姐们都爱吃桂花糕什么的,有着桂花的淡淡清香、甜而不腻,对于是个佳文青又是吃货的我来说一直很好奇桂花味的食物到底什么味。打开盒子,看到的竟然都是碎渣渣,才想起塞进背包里晃荡了一下午,都碎掉了,牛皮糖也已粘到了一起,顿时很泄气,直叹幸好没买很多,不然就成拿碎渣渣给大家吃了。已然没了品尝的兴致,又舍不得扔掉,于是就把糖塞进了行李箱底部,带回家再说。

前两天晚上闲来无事,想起带回来的桂花酥糖,打开来发现还有几块相对完整的,决定尝一下再决定如何处理,捻起一小块放入口中,真的有淡淡的桂花清香,甜而不腻,微粘有些许嚼劲,唇齿留香,忍不住多吃了几块。一直记得小时候吃过一种糖,甜甜的酥酥的外面有粉一样的东西,就是想不起来名字,那糖的味道却一直在心里。吃了这桂花酥糖才惊喜地发现,这个味道和记忆中的味道极其相似,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一面贪嘴和宝贝吃糖,一面惋惜买少了。

记得小时候生活条件不好,每次听到卖货郎的拨浪鼓声和吆喝声就要冲出院子把人叫住,然后再飞奔回家拿破盆破鞋子去换糖,生怕卖货郎跑掉了。每次卖货郎身边都围着很多嘴馋巴望着糖的小伙伴,甜甜的能扯出丝的麦芽糖,还有酥酥的纷纷的不知名的糖,这些都是我们的最爱。至今想到那热闹的画面还忍不住嘴馋。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再也没有挑着担子换糖吃的卖货郎,想吃什么只要去超市或者上网就可以买到,但我还是很想念卖货郎的吆喝声,因为那里有童年的味道。

(摘自《扬子晚报》20150921)

出神

[复制链接] 耿平电梯直达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发表于 昨天 10:1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人,有时候会灵魂出窍。一瞬间,斗转星移,山环水旋,已然臵身于茂林修竹之所。那时你已经不再是你,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臵身何处。安说:“这感觉很特别,那天我甚至以为我就是一个呆子。”

安教练是驾校的教练,每天的工作就是教学员练车。练车也不是什么难事,学员多练练就行。眯着眼看学员练车,安教练特有成就感。尤其是学员中有可爱的女孩子,总是说些讨人欢喜的话。这小得意,醉醉的。

现在,练车的地方靠近在老岳父家,所以午饭就在岳父家。安主动要求炒菜。其实他早已多年不烧菜了。虽然技术不咋的,但大厨的作派还是有的。油盐酱醋,一一招来;锅碗瓢盆,且听伺候。颠一颠油锅,晃一晃勺子,也就有了两三个小菜。安喜欢和这两个寂寞的老人说说话。看他们开心,安的感觉更好。

于是一到中午十一点,两个老人就在门口,驼背的岳母背着双手,肩膀左高右低的岳父则垂直两个膀子,都微微笑着,一声接一声喊着:

“十一点唻,炒菜唻。”

“都十一点咾,不炒迟唻。”

“我们老了,炒菜不好吃哎,你来炒菜唻。”

前天是周日,教练场突然来了一个汉子。一件灰西服搭在左膀弯,紫色衬衫搭配着蓝色筒子裤,黑皮鞋擦得锃亮。气定神闲,面带微笑。那笑的神情特纯:没有讨好式的谦卑,没有应付式的虚假,更没有掺杂任何蔑视窥伺等等一切内容。安喜欢看这自然的笑。 他先站在安的身边,看了一会,听了一会,然后开始了“教练工作”。左手食指在面前反复绕圈(这是他的独创),笑着指挥学员打方向、倒车:“向左,左,左……。”“倒,倒,倒……停。”等学员停车时,又笑着抱怨说:“叫你向左打,你不向左。叫你停,你偏不停。”多好的教练,态度好,教得也认真。

学员中有知道他底细的人说,他是个呆子,哪里热闹就到哪里,没有什么危害之举。大家知道他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了,所以没有人理会他,由他快乐地教着。

呆子还在比划着,说着,像个教练;安教练在旁边傻傻地看着,恰似一个呆子。他甚至很羡慕呆子的生存状态——不用理会别人态度,只是快乐在自己的世界。莫名的,安教练精神游离了:“和这呆子换位吧,他作教练,我来就成为呆子。不用为无休止的责任烦恼,不

用为日渐艰难的生计忧愁,就这么乐呵呵的。管它他乡故乡,就这么闲逛着千山万水,就这么风餐露宿吧。”正在畅想着自己蓬头垢面敝衣破鞋于无稽之所呢,就听到老岳父老岳母又在笑着喊:

“十一点唻,炒菜唻。”

“都十一点咾,不炒迟唻。”

“我们老了,炒菜不好吃哎,你来炒菜唻。”

喊声入耳,渐渐清晰,一愣神,安教练已经回归现实。赶紧的,忙着该做的事——锅碗瓢盆又叮叮当当了,香味也一阵阵弥散开来。老岳父早已摆好杯子,杯中已经倒好了酒。下午休息,喝吧。老岳母又将一块块特肥的咸肉特别关爱地夹到安的碗里。安苦笑着摇头,顿了顿,硬着头皮作享受状地吃下它们。真的太肥了,漾漾的。

人与人的命运注定不同,“煎熬”和“享受”全是自我感觉。就这么一次短暂出神,安教练明白了很多。

(摘自《扬子晚报》20150921)

《水浒》里的店小二

[复制链接] 张学诗xh电梯直达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发表于 2015-1-1 14:59:1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本帖最后由 张学诗xh 于 2015-1-1 15:10 编辑

看到大街上赫然入目的“店小二”白酒的广告牌,也便由然地想起了《水浒》中“店小二”这样的小人物。

“店小二”,古时候饭店、旅店里的服务员,他们之所以被称为“店小二”,或许,是有它的来由的。

旧社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一般是没有名字的,只有上了学的,才有了学名;做了官的,也才有了官名。古代酒店或是旅店里的服务员,很显然都是普普通通的平头百姓,人们对他们的称呼,也大多是取一个数目符号来表示。饭店、旅店里的当家老板,是理所当然的“店老大”,这些服务员也就顺理成章地被人们称之为“店小二”了。

店小二平头百姓的身份,决定了他们终日里只能是唯唯诺诺,以博南来北往的客人一哂。饭店、旅店,往来过客,身份繁杂,面对各色人等,店小二均得点头哈腰,左右奉承,即便是遇上厉声呵斥,拳脚相迎,也还得低眉垂首,卑微隐忍。

我不能不感叹,古往今来,作为店小二的艰难了。尤其是《水浒》《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这一回中的店小二。

不少人说,《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的这一位无名无姓的店小二,虽位低人卑,却为虎作伥。郑屠让他看管金老父女,他“尽职尽责”,蛮横无理地拦住这对可怜的父女,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他的霸道,正反映了郑屠的跋扈,换句话说,他就是郑屠的影子,因此,被鲁达“去那店小二脸上只一掌,打的那店小二口中吐血。再复一拳,打落了两个当门牙齿。”

也有人说,那店小二是市井无赖之徒,助纣为虐,欺压良民,又胆小怕事,在遇上疾恶如仇的鲁提辖一拳一掌之后,只好“一道烟向店里去躲了。”

其实,这店小二也还是颇值得同情的。他虽受郑屠之命看管金老父女,但仅此而已,并没有更多地伤害到金老父女,虽有大错,却无大恶。况且,这位低人卑的店小二,是绝对得罪不起那号称“镇关西”,连“鲁提辖”也不怎么放在眼里的“郑大官人”的。除非他一走了之,不干这挣不了几个铜钱只可以勉强养家糊口的小二的差事。

店小二被打了,他只能“把手帕包了头”,不敢向郑屠“报说金老之事”,只是“在房檐下望”。而鲁达酣畅淋漓地“拳打镇关西”之时,这店小二“哪里敢过来”,只是“惊呆了”地看着。如此种种,我们并没有看到他的市井无赖和助纣为虐,看到更多的,却是一个胆小怕事位低人卑的底层小人物的形象。

被“打落了两个当门牙齿”,失去了为客人服务的体面,而且惹下了这么多的麻烦,这个店小二,在这客店里,被店老大炒鱿鱼,卷起铺盖走人,也怕只是早晚的事了。

我对这鲁提辖,后来的“花和尚”,一向赞誉有加,他的“拳打镇关西”,他的“倒拔杨垂柳”,他的“大闹野猪林”;可唯有这一件,他把这一掌一拳送给了这无名无姓位低人卑的店小二,我总有些耿耿于怀。

(摘自《扬子晚报》20150921)

最后总结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以下八篇文章内容:

  •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并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admin@am3dx.com,我们会及时删除:扬子晚报 电子版,扬子晚报电子版